银行数字人民币“期中成绩单”放榜!建行钱包数量已近千万 亦有多家

2021-08-31栏目:新闻

银行数字人民币“期中成绩单”放榜!建行钱包数量已近千万 亦有多家中小银行开启试点

银行数字人民币“期中成绩单”放榜!建行钱包数量已近千万 亦有多家中小银行开启试点

资料来源:财联社

记者:姜樊先生

实习记者徐川

财联社(北京,记者姜樊; 上海、实习记者徐川)表示,数字人民币业务发展已经进入高速公路。 据2021年上半年报纸报道,截至6月底,建设银行开立的个人和对公钱包总数突破800万个,累计实现交易金额189亿元。 同时,一些股份制银行、城农商行也积极应对数字人民币战略,完成了系统访问和场景建设。

业内人士表示,大银行是数字人民币试点的主要力量,对丰富网上应用场景起着重要作用,同时,更多中小银行的持续接入,将数字人民币的消费场景扩展到县域和乡村,扩大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范围

建设银行副行长张敏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,建设银行将积极探索智能合约、双离线支付交易、硬件钱包APP的创新工作。 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部分银行正在智能合约、隐私计算等方面进行研究,这可能是数字人民币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国有大行:钱包数量与交易金额实现双突破

据人民银行相关部门介绍,目前数字人民币指定运营机构包括“中、农、工、建、交、邮”国有六大银行及招商银行、网络商务银行、微型公共银行。 其中,招商银行近期获准参加考试,但截至目前,网商和微众两家民营银行尚未正式开通此项业务。

从公开的情况来看,建设银行的钱包开设数量位居首位,截至6月底,个人钱包723万多个,对公钱包119万多个。 其次为工商银行,累计开设个人钱包356万个,公共钱包70万个; 交通银行的个人钱包数量也突破了100万个。

交易量方面,建设银行累计交易笔数达2845万余笔,交易金额约189亿元。 交通银行数字人民币累计交易额达到25亿元,交易笔数接近630万笔。

“作为指定运营机构,各大银行在技术创新、系统构建、场景拓展、数字人民币知识普及等方面做出了主要贡献。 ”联合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为了实现数字人民币的公平性和普惠性,丰富应用场景非常重要,特别是在扩大网上场景方面,大型国有银行发挥了与各种商户对接等重要作用

浦东改革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刘斌介绍,目前大银行在数字人民币场景应用、个人钱包、公共钱包开通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,但总体来看,试点仍处于初期,与各银行现有用户规模相比,数字人民币的

在机构设置方面,据邮政储蓄银行中报报道,为提高数字人民币服务的输出能力,建立开放共享、形态多样的数字人民币生态环,上半年增设了数字人民币部总行一级部门。

“通过设立相关部门,有助于邮政储蓄银行以数字人民币为用户服务,增强零售用户粘性。 》董希淼分析认为,邮政储蓄银行的定位是大型零售商业银行,支付结算是其重要基础,因此数字人民币业务将成为重中之重。

银行数字人民币“期中成绩单”放榜!建行钱包数量已近千万 亦有多家中小银行开启试点

银行数字人民币“期中成绩单”放榜!建行钱包数量已近千万 亦有多家中小银行开启试点

中小银行:完成系统接入上线、积极构建消费场景

除了上述直接运营机构外,剩下的“2.5层”银行也加入了数字人民币的“大家庭”。 据半年新闻报道,兴业银行完成数字人民币项目第一阶段工作,企业客户钱包在线上海银行完成数字人民币行内系统开发,试点将数字人民币应用于餐饮、旅游等多种消费场景的苏农银行将个人和公数字人民币业务

同时,苏州银行积极探索立足当地的消费场景,如2021年数字人民币苏州跨年用品节活动,累计实现交易笔数1675笔。 在苏州市总工会宣布“五五购物节”的活动中,领取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人数近2万人。

此前,人民银行发布的《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》显示,指定运营机构与相关商业机构一起,负责数字人民币流通服务,管理包括产品设计创新、系统开发、场景拓展、业务处理、运维等服务在内的零售环节。

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非指定运营机构参加数字人民币考试主要有两种方式。 一是与指定运营机构合作访问数字人民币系统。 二是通过指定清算机构访问,城商行、农商行分别利用城银清算、农信银。

董希淼表示,城商行、农商行接入数字人民币互联平台具有三个方面的意义。 首先,对用户来说,更多的非运营机构将与运营机构一起,为广大用户提供更好的数字人民币兑换等服务。 特别是一些拥有都市农商交易账户的用户,以后绑卡之类的很方便。

他补充说,对数字人民币来说,更多的非运营机构参与,有助于动员更多的市场力量参加测试、使用,更加丰富数字人民币在县域和乡村的应用场景。 同时,对城商行、农商行来说,加入数字人民币互联体系,有助于抓住数字人民币的先机,提高支付结算服务能力,更好地满足用户对法定数字货币的需求。

“非运营机构也是推进数字人民币的重要力量,可以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。 》刘斌认为,例如,地方城商行和农商行可以利用数字人民币服务地方经济、产业和民生,在普惠金融、绿色金融、科技金融等方面也可以开发许多特色场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