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投「巨鲸」频现,DeFi 项目接连陷内幕交易丑闻_蜂巢财经News

2021-10-13栏目:海外比特币代理

. details .details-cont p,p { word-break :标准版; 文本对齐:组合图像对齐中心! 汇入者; )原文标题: 《多 DeFi 项目空投陷内幕交易丑闻》

写作:茉莉

10月8日,有人指出,加密初创企业Divergence Ventures在投资的DeFi项目Ribbon Finance的空投活动中非法获利,该公司的研究人员利用漏洞从空投的RBN令牌中获利702ETH,250万美元。 Divergence Ventures通过“抓包”返回了702 ETH。

接下来的10月9日,一位DeFi用户发现,另一个DeFi项目Ampleforth也存在可疑的“空投”钱包。 一个匿名地址是,该项目在今年4月宣布空投统治令牌FORTH之前,创建了5000多个交互地址,在FORTH进入二级市场后获利2800万美元。 网民指示“有内部交易”。

当越来越多的DeFi项目选择通过空投的方式分发项目令牌时,用户还赢不了事先知道信息的人,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很可能成为接盘。 DeFi主张通过“去中心化”的链条上的结构来变革金融,在令牌的分发上重复着“向用户空投”以代替过去的“ICO硬币发行”,但只要项目有早期融资,对用户来说就是内幕交易

DeFi 项目接连出现可疑空投「巨鲸」

“这个赌FORTH空投的地址也需要公众关注。 “10月9日,投资机构GBV分析师Sungjae在海外社交媒体上表示,匿名人士通过事先与DeFi协议AmpleFORTH进行对话,生成5000多个空投地址,AmpleFORTH正式空投治理令牌forth。

据公开消息,今年4月22日,在DeFi领域风靡一时的算法稳定币项目Ampleforth (以下简称“Ampl APP”)宣布将推出治理令牌FORTH。 在总量1500万张的FORTH中,有67%被发送到AMPL社区,到2022年3月30日为止,与ampl APP

空投

研究员揭露了可疑的FORTH空投地址

根据Sungjae的公布,至少在257天前的今年1-2月,匿名人士通过以太坊上的隐私协议Tornado Cash接收了200 ETH,在5000多个地址收到了少量的AMPL令牌(AMPL算法的稳定鲤鱼, 在AMPL协议中宣布令牌FORTH空投管理的100天后,匿名人士受益,仅空投当时就获利2800万美元。

一位网友表示,4月22日,在FORTH空投当天不到几个小时,加密资产交易所Coinbase就上线了这个令牌。 在随后的两天里,包括Binance在内的许多交易所也上线了这个代币。 也就是说,FORTH上市后不久,已经出现了二级市场,上线时曾一度达到59美元。 要知道,今年1、2月,ETH的价格还在1200-1300美元之间,200 ETH价值在24万-26万美元之间。 这位匿名者投入200 ETH而得到的这些空投,收益率在100倍以上。

“这个案例特别有趣。 也许谁也猜不到会有空投,但是因为内部的人很清楚空投的资格。 谁呢? 某个有钱人? 还是实习生? “孙杰在曝光这个地址后,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 许多网民认为这是“内幕交易”,与发帖的网民一起将矛头指向项目内部的人,也有人认为是项目方的投资机构干的。

目前,Ampleforth项目端不支持这一点。

这个匿名的人的ETH地址是由隐私协议处理的,所以外部很难知道这样操作的人在哪里,但是网民之所以把它面向内幕交易,是因为以前经常出现投资机构悄悄获利的情况

10月8日,DeFi项目Ribbon Finance的投资方Divergence Ventures被指出利用漏洞从空投中获利702 ETH,至250万美元。 与Ampleforth事件相比,Ribbon Finance的案例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,在业界家喻户晓。

根据链上的数据,Divergence Ventures公司分析师Bridget Harris相关的以太坊钱包从其他钱包收到了702 ETH。 这些与Harris钱包相关的钱包地址参加了Ribbon Finance管理令牌RBN的空投活动,每个钱包都把RBN换成了ETH,最后资金汇总到Harrris身上。

加密圈的爱好者推测,Divergence Ventures是Ribbon的投资者,其研究者很可能利用内部信息成功发行了RBN。 但是,Ribbon的社区负责人否认了这些指控。

之所以普遍位于Harris,是因为她上个月公布了以太坊的服务域名,从而更容易从外部识别钱包。

事件曝光后,Divergence Ventures表示,在官方社交渠道上,他只向Ribbon投资了2.5万美元。 该机构承认使用女巫攻击,为“越境”道歉,并决定将702 ETH归还给Ribbon的DAO组织。

DeFi 内幕交易只能沦为「道德风险」

加密资产的爱好者对投资机构、内部人士的“空投”的愤怒,归根结底是因为比普通用户更有获取信息的能力。

自DeFi风靡市场以来,将项目治理令牌“免费发放”给与APP对话的用户被称为“空投”,这种方式被市场视为比公开募集ICO更公正。

过去,ICO的商业模式是通过概念项目向不特定的投资者融资。 需要普通投资者持有加密资产市场的“硬通货”,如BTC、ETH、USDT兑换项目代币,等待项目代币上线二级市场后兑现,这种投资方式风险很高。 由于对概念项目能否落地表示怀疑,投资收益率将在二级市场被炒作,线上交易所是否会成为ICO下注收益率的筹码之一。

在货币圈,2017年风靡一世,2018年死亡的ICO项目数不胜数,中国监管最终认定ICO为非法融资,美国、韩国等海外其他国家的监管部门也在打击虚假ICO诈骗。

在加密资产行业进入DeFi时代后,项目空投取代了ICO这样的令牌分发方式,在区块链上使用defi APP的用户似乎有资格获得项目治理令牌,除了形成社区氛围外,还有用户

从去年6月开始,我们赴中心化贷款协议Compound、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等王牌DeFi项目,在流动性开采狂潮下先导了两轮托管代币的价格派对。 随后,DeFi用户开始关注尚未发行托管令牌的DEFI APP应用,向这些APP应用投入资金,留下相互作用的痕迹,期望在项目发行后获得空投奖励。

从今年开始,与APP对话的地址制作、资金痕迹制作、项目空投方式成为部分德芙玩家的流水化工作。 有技术实力的玩家用脚本涂抹对话地址,没有技术手段的玩家也是手动操作的。 DeFi项目通过空投奖励凝聚了社区的初衷,并在市场狂热中改变了口味。

随着Ribbon Finance、Ampleforth事件的发生,空投不再只是用户之间的飞行游戏。 因为无论是技术流动还是手动党,都比内部人员的内部信息“钱来得快”。 有网友揶揄,但有信息获取优势的内部人士缺乏技术手段和脚本吗? “你五天前刷了1000个地址,人三个月前可能已经刷了一万个地址。 “”

而且,如果这些人是项目方本身,或者是项目的机构投资者,那么“免费发放给社区”就成了瞧不起用户的“羊头”,本质上就是在卖ICO的“狗肉”。 伤最深的是在二级市场高价购买这些代币的投资者。

更麻烦的是,在DeFi链中引入属性可能会使这种内幕交易更加隐蔽。 Divergence Ventures是研究人员暴露信息后“被放进包里”的,更狡猾、事先用Ampleforth刷量的匿名人士很难被定位于个人信息上。

虽然ICO已经被许多主权国家的监管机构定义为违法、违法、欺诈,但尚未监管的德芙I一旦发生内幕交易,只能被视为“道德风险”。

这个“道德风险”只会伤害投资者吗? 现实中,不是这样。

上周,我去了中心化贷款APP公司,因为代码中的一个错误,拿错了价值约1亿5千万美元的代币。 这些代币本来是作为社区流动性开采的奖励。 该APP的创始人罗伯特勒施纳(Robert Leshner )将意想不到的分发称为“道德困境”,呼吁用户返还资金。 到目前为止,用户返还了163000多个COMP令牌。 价值5300万美元,只是投入资金的1/3。

如果发生这样的问题,信奉“Code is law”(代码即法律)的DeFi项目方恐怕没有“报官”的立场,能做的只有呼吁。 反之,去看“有信息,空投”的人和机构,道理都是一样的,不能将他们的行为诉诸于真正的法律。